番外5、亡灵旗(1 / 1)

我有一座地狱场 北志 1133 字 2个月前

九州大地,已经遭遇过无数的战火。

距离魔民的第七次大规模入侵,早已过去了数个月,但是圣城之中依然是一片萧索。

天,灰蒙蒙的。

阴天,又是阴天。

天空雷声阵阵,柳枝冒出了新绿,杏树也长出了红色的小花苞,路边的一株芍药冒出了红色的嫩芽。这是春天的气息,不过城中却没有一丝春意,死气沉沉的。

一座古老的神庙之中,一个看守塔楼的老方士抓住了一只刚飞来的信鸦,从黑鸦的腿上的竹筒里拿出了一个纸卷,上面写着来自远方的战报。

老方士打开纸卷看了一眼,他惊呼了一声,沿着塔楼的台阶,朝着神庙的大殿跑去。他一边跑,一边口中喊着:“大人,不好了,出大事了,青州方王战死了,死在了魔岛上……”

神庙的大殿里,一个银发银须身披白袍的老人听到喊声,他微微动容,看向了跑来了老方士。老方士小心的将纸卷递了过去,白袍方士看完,他对老方士说:“先不必声张,我去找神祭。”老方士连连点头。

※※※※※

神庙的众神殿中,一位老人正在给油灯添油,他拿起银壶,清亮的油从壶嘴流出,他的手非常熟练,每个油灯都添了九分满。他找了一个凳子,正要给大殿正中的昊天上神的油灯添油,却听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老人放下了银壶,理了理圣袍神祭,他拉上了斗篷,背着身子站着。

很快,白袍方士进入了众神殿里,对神祭行了一礼:“大人,前线来信了。”

神祭拿过了纸卷,展开看了一眼,淡淡道:“我知道了。”他的声音非常平静……

“大人,没别的事,我先离开了。”

神祭说:“你去吧。”

白袍方士离开了众神殿。

神祭轻轻一握,纸卷化为了粉末,他一扬手,粉末化为一只蝴蝶,飞出了窗外,朝着南荒飞了一会儿,然后消散了……

※※※※※

南荒之地,黑沼泽中笼罩着迷雾,积水倒映着露出的天空,一队兵甲沿着沼泽的边缘缓缓前进着。黑色的积水中,不时有雾气飘出,也有浮尸和枯骨隐没。这片地方,充满了魔幻的传说,有无数的鸟兽在此丧生,散落的鸟羽,便是古老遗迹的证物。

皇叔提着一杆长矛,他苍老了许多,体力已经大不如前了。没走几步,他就会停下来大口的喘息。小茵的手按在一柄重剑上,他问皇叔:“父亲,你还好吧?”

皇叔摆摆手:“没事,继续前进。”

童州停了下来,他将一杆残破的大旗插在了泥沼的边缘,对众人道:“原地休息吧。”

当众人休息的时候,却见残破的大旗发出了呜呜咽咽的声音。

周星看着大旗,喃喃道:“亡灵现,残旗鸣。”

小茵说:“别多想,是风。”

皇叔说:“是风,是风。”

天空,一只雄鹰盘旋着,不时发出凄呖的哀鸣,叫声在沼泽上空回荡。风吹过,迷雾卷动,遮住了众人的前路,他们看不到前方有什么,他们能做的,只有前进,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