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 杀不尽的贪官污吏(1 / 2)

梦回大明春 王梓钧 3089 字 1个月前

清晨,水库工地。

各处火把渐渐熄灭,又到了换班时间。

一个吏员趁着换班的间隙,扯开嗓门儿大喊:“昨夜之工程,一组评为最优,组长赏银五钱,各小组长赏银二钱,全体组员加餐加肉!四组虽工程速度不快,但因土质坚硬、颇多石砾,诸位尽心尽责,实属不易,四组全体组员加餐加肉!”

获得赏赐的两个工程组,个个喜笑颜开。

特别是能拿钱的组长、小组长们,更是把王渊视为再生父母。除了组长是临清州吏员,小组长全是在灾民中挑选的,如果能多得几次奖赏,开春回家的耕种银子都够了。

说完奖赏,便是惩罚。

“六组,已经连续三次考核倒数第一、第二。组长肖常贵就地免职,各小组长全部重新推选,全体组员今天餐食减半!”

无人敢质疑,全都垂头丧气,被免职的吏员也灰溜溜离开。

王渊是真的心狠手辣,不但将路氏抄家,随后还惩罚那些阳奉阴违、吃拿卡要的皂吏。

因为克扣伙食经费,知州马纶的师爷,已经被逮捕下狱,等待他的将是剥夺秀才功名之后再流放。其他涉事官吏,临清州主簿被王渊一刀砍了,其工作由王渊的弟子宝朝相接手。好几个吏员被勒令戴罪立功,一旦再出差错,可以陪那位师爷一起去边疆当兵。

漕运参将梁玺派人送来的粮食,莫名其妙缺了两千石。负责押送粮食的百户,也被王渊一刀砍了,顺便让人将其头颅带回去给梁玺看看。

负责征地赔偿的临清州书吏,暗中侵占百姓良田,把征地范围之外的土地也悄悄弄走。涉事官吏全部被砍头,之前那位临清州主簿,也是因此被杀掉的,否则王渊多半会令其戴罪立功。

前前后后,王渊砍了二十多颗脑袋,吏员不够怎么办?

呵呵,王渊不是刚收了个弟子叫刑泰吗?刑家虽然只出了一个州判,但读过书的子孙却不少,不管秀才还是童生,临时征用过来做吏员即可,甚至刑家的账房先生都在工地上帮忙!

而且刑家还是地头蛇,很多事情让他们办,用起来非常顺手。

朱厚照已经派了十个年轻御史过来,交叉轮换着监督各地情况,各种捕风捉影的消息都往王渊面前奏报。贪污消息实在太多,而且分不清真假,王渊只能慢慢查验,一经查实,要么流放,要么杀头!

仅仅二十天,东昌、临清、济宁等地,各级官员简直闻风色变,听到王渊的名字就两腿发软。

当然,弹劾王渊的奏章也不少。

这些官吏或豪绅,多少在朝中有点关系,疯狂写信去京城揭露王渊的劣迹。不少言官被轻易蛊惑,历数王渊三大罪状:无故查抄良民之家、动辄滥杀官吏、贪污工程款无数!

而王渊,每三天给皇帝写一封信,消息阐述自己的工程进度和所杀官吏。

……

黄崇德跪在地上说:“王学士,在下不负重托,所需工程材料已陆续运至。”

“起来吧,你办得不错。”王渊笑道。

黄崇德本来就在山东做生意,王渊所需的山东棉花,都由此人经手购运。再加上黄崇德的儿子,已经拜王渊为师,自然就选择黄崇德作为招商总负责人。

肯定会让黄崇德赚钱,也肯定会让供应商赚钱,但别想把王渊当傻子哄骗。谁敢坐地起价,那纯粹是嫌王二郎的刀不够快!

此时正值冬季枯水期,上游河道直接被凿冰截断,部分河水被挖渠引流至下游。

王渊来到滚水坝工程处,问道:“李公,地基挖好了吗?”

老太监李兴说:“已经挖好了。”

王渊点头道:“石灰等物也运到了,从明天开始打三合土。”

李兴问道:“真用三合土筑堤?我以前没试过,不知是否可行。”

“层层夯实,硬若坚石,年份越久,就越是坚固!”王渊笑道。

李兴拥有修筑各种堤坝的经验,二十年前,他跟刘大夏、陈锐一起修黄陵冈堤坝。不但在北岸筑起三道高愈城墙的防水坝,还修了一道滚水坝,用于防沙和减缓水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