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七章 魔流剑风之痕(1 / 2)

轰轰轰!

天山派之上,战火再燃。

北镇抚司陆玄对阵魔剑道魔皇诛天,无敌刀意撕裂苍穹,斩灭无间冥域!

手中无刀,心中无刀,但所发招式,都是绝世刀招!

无为道经真元,化为凝练至极的刀元。

一刀斩落,天地两分!

【灭刀诀!】

……

面对陆玄杀招,魔皇诛天脸上首次出现凝重神色!

这等刀招,这等杀招,竟让他感受到了危机!

轰隆一声,电闪雷鸣,魔兵现世!

狂魔枪落在诛天手中。

眼一冷,绝招上手!

【怒极魔威!】

轰!

高空中魔焰交织,虚空炸裂。

下方的山峦竟是承受不住两人交手产生的余波冲击,轰然崩塌。

但是,交战中的陆玄和诛天,竟无视这等恐怖的绝招冲击,逆势再战!

狂魔枪在手,诛天使用狂魔枪法,霸气无匹,刚猛中又有轻灵,攻守兼备,威力万钧!

陆玄以剑指行刀,灭神诀刀法,招招惊天动地,斩魂夺命!

……

“陈北玄,竟然挡下了皇的狂魔枪!怎么有可能?!”

“不仅如此,此人还没有动用兵器!”

“这是在轻视皇吗?”

“西武林怎么会有这等高手?!”

“无论如何,没有兵器的陈北玄,注定要死在皇的狂魔枪下!”

“没错!”

“确实如此!”

“此人太狂妄,能死在皇的狂魔枪下,是他的荣耀!”

魔剑道诸多战将看着战场,神色越来越凝重,最后说出的几句话,也变得有那么点不自信。

伏天香还是来了。

实在是外面打的动静太大,根本没法安静调息。

看着天空中激战的两人,伏天香道:“师姐,陈大侠不会有事吧?”

伏天娇道:“这……到目前为止,我只能看出两人旗鼓相当,而且陈大侠还没有动用兵器。”

察木龙道:“恩公不会有事!我感觉……”

伏天香道:“感觉什么?”

察木龙道:“恩公似乎有意在压制自身实力,先前一战,就是这样。”

伏天娇道:“压制实力?陈大侠究竟……”

面对这样可怖的强敌,还要压制实力交战,那么陆玄的实力究竟有多强,完全发挥时,又将有多么可怕?

激战从清晨战至夜幕低垂,陆玄有无为道经心法在身,真元生生不息,源源不绝。

魔皇诛天是数千年的根基深厚无比,战况虽然激烈,但对他来说,也只能算得上热身!

此外,陆玄最初说的话,嘴上说着不信,实际上一直都记挂在心中。

这也是魔皇诛天始终没有拿出绝杀招式的原因。

不过,两人打了一天,且都是要面子的人,谁要是先喊停,无疑是表示自己不行。

毕竟一位是魔剑道的魔皇诛天!

一位是暂借陈北玄之名的陆玄!

为魔剑道,为大明帝国。

绝不可能退!

……

东北方,黑衣人紧紧地盯着天山派方向的战斗!

突然,身后凛冽风雪吹拂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