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逍遥侯(1 / 2)

陆玄松开割鹿刀,任由天下知名的神兵落在泥泞中。

这一幕看得萧十一郎一阵心痛。

群侠看的更是肝疼无比。

神兵割鹿刀,换成在场哪一人,不会拿起来供着。

哪怕自己不是用刀的,得到割鹿刀,也会去了解一些刀法。

即使不能对敌,在亲朋好友到访时,至少可以耍几下炫耀一下神兵。

但是,陆玄就这么丢在泥泞中……

惊愕、心痛,紧接着就是无穷无尽的愤怒!

——如此侮辱神兵,陆老魔不当人子!

更愤怒的自然是小公子了。

陆玄杀天宗组织的人在前,侮辱她想得到的割鹿刀在后,在等同于在羞辱她的师尊!

因为这割鹿刀,是她的师父逍遥侯要的!

“杀!”

小公子一声令下。

陆玄眼中会掉落大量正义点的江湖杀手们动了!

甚至还有一两个浑水摸鱼的青衣楼杀手!

以及先前在北境小镇想狙杀陆玄的阎神令中年夫妇杀手组也在其中。

“退后!”

陆玄一摆手,身后锦衣卫快速退开。

沈璧君眼睛一眨,就发现自己落在一个怜星宫主手中,萧十一郎和地上的割鹿刀不见了踪迹。

但是,这一幕仅有她注意到,群侠和小公子等人几乎无人看到。

因此就在此时,杀手们已攻到陆玄面前。

无为道经自然运转。

体内真元湃然周游全身。

不见刀芒,绣春刀已然出鞘。

仿佛在昏暗的阴雨天里亮起一抹光亮。

【刀影无形!】

不问杀手来历,陆玄出手就是极招。

时间仿佛在刹那静止,无形无尽的刀气纵横交错,贯穿一个又一个杀手的身躯,击穿一个又一个打来的暗器。

一秒过后,鲜血飞溅,闷哼声此起彼伏。

泥泞的地面上血流成河。

小公子、青衣楼、阎神令三大江湖组织安排的杀手仅仅剩下六名首领存活。

即使存活,也是个个带伤。

真正剩下有点战力的就是阎神令的中年夫妇和青衣楼手持双手勾股剑的刺客。

“陆某,等你们很久了!”

陆玄的绣春刀依然在刀鞘中,好似刚才就没出刀过。

阎神令的中年夫妇面露苦色:“俺们夫妇就是路过卖糖葫芦的,惊扰到大人,实在对不住,现在就走。”

陆玄道:“既然是来自阎神令,走的了吗?”

中年夫妇神色一惊:“大人……实不相瞒,俺们夫妇是见大人义薄云天,实在不忍用出同归于尽的招式。”

陆玄笑了:“哦?听起来很吓人,那么告诉陆某,阎神令的剩下的两位首脑在哪里?”

中年夫妇道:“两位首脑有过交代,此次刺杀失败,他们就会来见大人。”

陆玄点头:“嗯,你们走吧。”

中年夫妇千恩万谢:“诶,多谢大人仁慈。”

顾长风等锦衣卫愤怒地盯着阎神令的这两位杀手,“极不情愿”地让开道路。

中年夫妇看着这些锦衣卫,一步一步地走出废墟。

前面就是大明湖,到时往水里一跳。

就彻底安全了。

毕竟相信锦衣卫的,就没见过能真正活下来的。

前面就是大明湖了,陆玄依然站在原地没动。

令他们感到疑惑的是,青衣楼杀手?

这哥们就一直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