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一章 大人,要不咱先跑吧(1 / 2)

北公爵独有的血之契约,只有北公爵谢无欢能够使用。

如果这个雪国人能用自己来证明雪之契约的存在,就无疑证明了他说的一切是真的!

在谋杀黄金王的事件里,北公爵谢无欢将成为最大的嫌疑人!

他将彻底地失去成为摄政王的资格!

谢无欢想出手了!

但是陆玄上前一步,拦下了谢无欢。

手一挥,解开鬼狼身上的真元封印。

这并非是陆玄不惜牺牲鬼狼,而是鬼狼自从成为谢无欢的仆人后,为他刺杀了不知多少人。

尽管并非鬼狼所愿,但身上依然积累了120万多的可掉落正义点。

能在作证后死去,将会是他最好的归宿。

真正的为天下苍生而死!

张昆仑双眼流泪,怔怔地看着鬼狼。

鬼狼看着张昆仑,扯开了他头上的黑色斗篷,稀疏的白发在飘零。

揭开了身上的黑色长袍,向着元老院的贵族展现出胸口上纹着的契约。

因为背叛了北公爵谢无欢,在被解除真元封禁后,血契立即生效。

就像是火焰点燃了真元,鬼狼整个人都在灰飞烟灭。

整个消失的过程,仅有短短几秒!

但以足够所有人看清一切!

不惜用自己的死亡来作证。

这样的行为让在场的黄金国贵族心中震撼!

尤其还有其他相关认证在场,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北公爵谢无欢。

首席元老道:“肃静!北公爵,谢无欢,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谢无欢笑了,在场中走了几步:“说,有什么好说的?”

首席元老震怒:“没想到,竟然真的是你要谋害王上!”

谢无欢道:“这个蠢货,要不是我,黄金国不是被雪国灭了,就是被其他国家灭了!可是他做了什么?一次又一次地犯蠢!”

首席元老道:“你……你竟然……”

不经意间走到张倾城身边,谢无欢伸手一抓,将倾城公主掐住脖子,拉到怀里:“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因为这个贱女人!”

张昆仑急了:“放开公主!”

谢无欢鄙夷地瞥了一眼,轻蔑道:“一个奴隶,爱上公主!一个公主,爱上奴隶,还是本公爵的未婚妻,哈哈哈!”

伸手一推,将倾城公主甩在地上。

“其实,你也本该是我的奴隶,奴隶爱上奴隶,就很正常了,不是吗?”谢无欢俯身看着倾城公主:“杀你,还脏了我的手,但不用着急!”

五百黑骑冲进了元老院,控制了场中群情激愤的贵族。

贵族们几乎在刹那间保持了沉默。

陆玄站在一旁,丝毫不急。

姬冰雁则是瞪大了眼睛。

这里可不比龟兹王的绿洲,五百黑骑个个是高手,更别说王都外还有一千五百黑骑精锐。

单凭这些黑骑,就能将整个王都来回踩踏几次。

所以,谢无欢底气十足。

他拿出一个雪白的馒头:“你还记得这个馒头吗?”

倾城公主趴在地上,疑惑道:“馒头?”

谢无欢道:“哈哈,你忘了吗?”

倾城公主一脸不解。

张昆仑和在场的黄金国贵族也是懵逼。

谢无欢道:“十五年前,你在树下吃这个馒头,我夺了下来,你答应永远做的我的奴隶,我就会把馒头还你。”

“嘶……”

“年纪轻轻就这么渣……”

贵族中有不和谐的声音响起,然后他们就被杀了。

谢无欢道:“可是,你答应成为我的奴隶,可你却骗了我!”

倾城公主似乎想了起来。

当年她的馒头被夺,被要挟答应成为谢无欢的奴隶。

因为这个馒头关系到她未来的命运,必须夺回来。

她假意答应,诱骗谢无欢说头盔好看,想摸。

谢无欢答应了。

谁知道倾城公主抢过头盔就砸倒谢无欢,夺了馒头就跑,并且边跑边吃掉。